对当前股市大震荡的透视与思考(下)

四点建议1。达成长期缓慢增长的基本战略:通过实质性改革支持增长,为有活力的企业培育健康的市场和股票流通市场的基本功能是促进实体企业筹集长期资金,以优化资源流动配置,促进实体经济健康发展。

中国股市显示长期积极成果的根本原因是实现深水领域的改革,以“战胜困难,战胜困难”,支持实体经济企业的健康成长和可持续发展。

没有基本面,“经济母牛”和实质上的“改革母牛”,只能依靠所谓的“政策母牛”、“资本母牛”和“新闻母牛”等。,必然是短期支撑和易起泡的因素。

在经济增长进入“新常态”的复杂时期,全面深化改革必须解决难题,经济结构调整必须阵痛,对外战略调整必须积极方兴未艾,本轮“股市崩盘”中经历的短期多头(“疯多头”和“疯猴子”)不是我们需要的,在经济发展阶段也是正常能够承受的。

综上所述和反思,一方面,当务之急是扭转看待股市时“养牛、满足人民”的本末倒置的思维倾向。另一方面,当务之急是要抓住“改革脱困,解放生产力,促进实体经济和股票市场发展”的“牛鼻子”,主要依靠市场力量培育健康的企业。通过技术创新、升级和产业结构优化等真正的进步,可以实现国民经济的健康发展,稳定经济增长的基础。只有这样,长期慢牛的健康表现才能在股票市场上长期产生。

2.消除结构错配的根本原因:解决市场安排中的制度纠葛扭曲了中国资本市场和股票市场体系的运行和结构模式。例如,对债券市场、股票市场融资和再融资的行政“一刀切”控制太强。虽然初衷中有安全稳定等积极的意图,但也会产生很大的负面影响。真正的企业往往不容易获得真正的发展机会,股市也不容易在一定程度上实现自我稳定和自我调节。

同时,一方面,资本市场的水平、类型和产品仍然相对单一,一般资本流动主要在房地产市场和股票市场之间流动。另一方面,随着资本价格持续上涨,无论是否存在“后门”,资本实际上并不容易以较低的成本到达实体经济。

为了消除这种结构性不匹配,有必要解决一般模式下的机制纠缠和扭曲,在问题的引导下增加有效的制度供给,而不是注重流动性的全面调整和一般激励。

在理顺资本市场体系和结构(包括债券市场)以及企业上市机制等制度建设的前提下,辅以合理的货币政策协调,可以取得预期效果。

3.防范市场主体非理性的关键是:政府在资本市场体系建设中理性地发挥引导作用和作用。如果从人性的角度对“分业监管”的框架进行优化和改革,股票市场的高风险、高回报特征显然会吸引一些投资者和市场参与者,往往会成为动物精神引导下群体非理性行为的焦点和理性预期的失败,这在一定意义上是不可避免的。

防范这种非理性的关键在于积极管理和引导相关群体的期望,培养健康的投资心理,通过管理部门的积极引导,使投资者的行为尽可能理性。

从疯狂致富欲望和非理性选择、塔西佗陷阱(实际上伴随着民粹主义情绪)等因素的激荡来看,我们应该更加注重引导股东从长远角度形成正确的财富观,并适当降低公众的投机心理。除了正确管理市场预期外,如舆论引导、知识普及、风险预警宣传等。,我们应该通过资本市场改革为资金提供更好的融通,使长期健康的投资成为可能。我们还需要正确总结经验,优化政府监管体系,消除监管不匹配。

如何优化和改革我国“一行三会”的劳动监察分工,已成为此次动荡后反思的必然命题。

4.政府努力的重点和应急措施应尊重市场逻辑,优化游戏规则。沃森教授指出,从西方股票市场数百年的历史来看,用市盈率、市净率和周转率来衡量股市泡沫的通用模型早已形成。如果忽略整体平衡判断,股市被简单理解为人们从短期角度赚钱的地方,很容易陷入“痴心妄想”,违背市场规律。

政府的责任应该主要是尊重市场,依法监督市场,使市场的配置功能在资源的整体配置中发挥决定性作用。如果监管是在合理、公平的规则前提下实施的,投资者的利益可以得到最大限度的保护,而“无助的救市”局面的可能性可以降到最低。

当然,股市没有万能的解决方案。如果强势救助的局面再次发生,救助政府的重点和基本立场仍然应该是最大限度地维护市场规则和法治契约。此时,盯着指数拯救市场是可以理解的。然而,在非常时期“救市”的决策思维不应该停留在某个指标水平,或者仅仅停留在重量级的运行速度上“达标”,而应该是维持市场功能的底线。

因此,应该运用合理而全面的分析来关注市场不会失灵的限度,并寻求系统的“稳定性维护”结果。

在这里,有必要提及对两个敏感词的理解。一个是关于“恶意行为空”:投资者做得更多空都是受利益驱动的。几乎不可能准确确定一项行动是“恶意”还是“善意”。在国际实践中,即使索罗斯式的“金融大亨”兴风作浪,他们也没有被成功定罪并受到相应惩罚的先例。

监管部门的思维逻辑和核心理念应回归“违规与否”的命题,依法打击内幕交易等违法行为。

二是关于“阴谋”:应该说,除监管机构外,其他市场参与者的“秘密策划”的股市操作决策和相关操作要领必须以“商业秘密”的形式存在。与其将此归咎于“股市灾难”后这些主体的“阴谋”,不如直接诉诸监管当局的非法调查(以显示严格的市场规则),同时审查市场规则的漏洞和不足之处(以“亡羊补牢”)。

按照动态化解敌对势力的思维方式,塑造监管理性,反映监管水平,构成或应对股市波动,不符合市场经济时代的要求。

索罗斯兴风作浪后的名言是援引谚语“苍蝇不叮无缝的蛋”,管理部门的市场建设在开放条件下,惟有选择“制度自强”:政府发力的重点始终要放在以制度、规则、手段的合理化封堵可能的漏洞和缝隙之上。索罗斯在兴风作浪后的名言是引用谚语“苍蝇不咬无缝鸡蛋”。在开放市场的条件下,管理部门只能选择“制度自我完善”:政府应始终致力于通过制度、规则和手段的合理化来堵塞可能出现的漏洞和缺口。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