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倍出访亚太四国,能否实现“神秘”?

江峰2017年新年伊始,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访问了菲律宾、印度尼西亚、越南和澳大利亚。

安倍去哪里,首先,他从事对外经济援助,其次,他在谈论海上安全。他对中国的意图非常突出。

由于美国新政府的更迭等因素,今年亚太地区的外交和安全形势面临复杂的变数。安倍的访问揭示了日本增加“战略预设”的意图,值得关注。

安倍“计算”菲律宾是安倍的第一站,这也是他此次访问的首要任务。

访菲期间,安倍提出将在经济、安全等领域加大对菲律宾的支持,包括今后5年向菲提供1万亿(约合人民币600亿元)规模的经济援助。安倍在访问菲律宾期间,提议增加对菲律宾在经济、安全等领域的支持,包括在未来五年内向菲律宾提供1万亿元(约600亿元)的经济援助。

根据日本政府的做法,这一数额属于对一个国家的“最大规模”外援,超过了日本去年对缅甸的8000亿日元援助。

此外,日本还将向菲律宾海岸警卫队提供高速巡逻艇和其他武器,以增强菲律宾的海上安全能力。

据报道,安倍提议向菲律宾提供导弹,但杜特尔特拒绝了,理由是他不想发动第三次世界大战。

安倍在访问印度尼西亚期间公开宣布,“海洋领域的合作是最高优先事项,并将促进近海岛屿发展和海上安全合作”。

日本将向印度尼西亚提供740亿日元(45亿元人民币)资助相关项目。

双方确认,日本和印度尼西亚(外交部长兼国防部长)将于今年举行“2+2”磋商,涉及武器装备和技术转让等问题。

在他逗留澳大利亚期间,日本和澳大利亚签署了关于相互提供货物和服务的协定的修订版,为促进两国之间的军事合作提供了法律基础。

安倍还强调,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后,已与澳大利亚达成共识,深化日本、澳大利亚和美国之间的“牢固合作”,包括在今年年底前就三国联合军事演习达成协议。

在1月16日访问越南期间,安倍承诺向越南提供1200亿日元(72亿元人民币)的贷款和一批海上巡逻艇。

事实上,南海问题和所谓的“海上安全合作”是安倍访问亚太地区四国的主要轴心之一。如何对中国形成更大的克制是安倍的主要关切。

作为2017年东盟轮值主席国,菲律宾将负责组织一系列东盟会议和东亚峰会,而越南也将在今年主办亚太经合组织领导人会议。

日本认为,如果南海问题能够在这些多边会议上被提及,甚至被“夸大”,将大大增加中国在亚太地区和国际上面临的压力。

作为东盟的“领袖”,印度尼西亚今年也将在东盟外交活动中发挥重要作用。

澳大利亚是东亚峰会的主要参与者,近年来在南海问题上多次公开指责中国。

考虑到南海、东海和台湾海峡之间的联系,如果南海局势持续升温,将有助于增强日本在东海争端上与中国竞争的能力。

针对钓鱼岛地区的“紧急情况”,日本正在加紧制定“统一防御战略”,并打算在2018年3月前与美国制定“日美联合作战计划”。

此外,如果南海地区的冲突风险上升,美国将增加对西太平洋方向的军事投资,从而允许美国更多地介入南海争端,从而巩固日美联盟。

从更深层次来看,南海问题的加剧可以为日本在亚太地区的海上安全“做出巨大努力”提供机会,这有利于安倍进一步推动日本的国家安全战略转型,最终成为一个合法的“军事大国”。

与中国南海局势能否得到缓解以及安倍对南海问题的叫嚣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中国南海争端的直接当事方,如菲律宾和越南,都表现出了缓和摩擦的意愿。

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自去年6月上任以来,采取了更加平衡和独立的外交政策,特别是专注于修复与中国的政治关系。

去年12月底,杜特尔特表示,他不会急于将所谓的南海仲裁结果带到中国,希望避免与中国发生冲突。

2017年1月2日,菲律宾驻华大使何塞·罗马纳(Jose Romana)表示,菲律宾“片面”偏向美国。杜特尔特总统在外交上进行了“战略变革”,试图实现菲中关系正常化。

此后,菲律宾外交部长亚赛和其他高级官员也公开表示,他们不会在菲律宾主办的东盟系列会议上提及仲裁裁决,认为这样做只会适得其反。

应当指出,菲律宾和东盟其他国家都希望南海紧张局势得到缓解,为东盟地区的经济发展创造有利条件。

今年8月,东盟将庆祝成立50周年。这个拥有6亿人口的重要区域正朝着“东盟共同体”的不断完善迈进。

为了减少南海争端中的冲突风险,最紧迫的任务是争取在今年年中之前达成南海行为守则框架,这必然取决于维护和加强有关国家之间的政治互信。

2017年上半年,“南海行为守则”联合工作组将举行三次会议,第一次会议将于2月在印度尼西亚巴厘举行。

1月12日至15日,越南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总书记阮富忠应邀对中国进行正式访问。这次访问向外界发出了一个信号,即中越关系正在通过一种特殊形式的“政党外交”不断升温。

习近平总书记就如何进一步发展中越关系说,要妥善处理分歧,促进海上合作,双方应加强战略沟通,继续增进互信,为解决海上问题奠定坚实的政治基础,促进海上共同发展与合作。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东盟秘书长黎良明担任越南外交部副部长。他还在1月初表示,他将与中国合作,加快《南海行为准则》的谈判进程。

除了菲律宾和越南政策的变化,安倍还担心美国。

特朗普的上台给美国外交带来了许多不确定性,尤其是因为他已经表示将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

安倍政府曾投入巨大的政治资本来推动TPP,并试图在日本的压力下紧跟美国。现在它有一种“用筛子打水空”的感觉。

对日本来说,TPP在削弱中国区域经济影响力方面具有“战略意义”。

此外,特朗普新政府对美日同盟的政策尚不完全明朗,这也是安倍计划在本月底再次访美的原因。

在某种程度上,安倍希望利用此次亚太四国之行的“共识”和结果,进一步向特朗普政府施压,要求美国继续在南中国海等问题上加强与中国的竞争。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