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美国袭击伊拉克背后的伟大战略

布什政府已经扩大了反恐战线,将“取代萨达姆·侯赛因政权”作为下一轮行动的目标。一般专家认为,稳定石油供应或“阻止权力的诞生”是美国“民主帝国”攻击伊拉克的目的。学者马克·丹纳(MarkDanner)认为,袭击伊拉克的真正目的是为了提出一个更大的“不断扩大民主阵营”的战略。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新闻学者表示,基本上,布什政府发动的战争是一场“意识形态十字军东征”,即彻底摧毁恐怖分子的巢穴,重新绘制中东地区的政治地图。

今年1月,布什将恐怖分子描述为“20世纪所有谋杀人类的意识形态的继承人”——朝鲜人的精神后代,“憎恨我们的自由”的邪恶化身。

达纳说,“推翻”阿富汗塔利班政权和瓦解基地组织领导层是美国反恐战争的第一轮。第二轮是向格鲁吉亚、也门和菲律宾派遣军队,以追捕卡扎菲的残余分子。现在正在发生的是第三次浪潮,也是最困难的中东政治地图重绘。第一项任务是推翻伊拉克的萨达姆·侯赛因,并将后萨达姆时代的伊拉克变成“阿拉伯世界的第一个民主国家”(用国防部副部长沃尔福威茨的话说)。

美国预期的“大战略”是,伊拉克民主化后,它可以取代专制的沙特阿拉伯,美国军队可以从沙特阿拉伯撤军,留在伊拉克,这可以“刺激”其北方邻国伊朗走民主和世俗的道路,放弃宗教狂热。

民主化的伊朗将撤回对哈扎德等激进组织的支持,这种支持具有孤立叙利亚和缓解以色列压力的效果。

没有以色列北部、加沙地带和西岸的激进狂热分子,阿拉法特注定要垮台,以色列-阿拉伯问题很容易解决。

这是一个“完整的芸香属,预言和福音”的战略思想。这比过去50年对共产主义的遏制还要大胆。如果成功,布什“自由战胜宿敌”的宏伟宣言将会实现。

然而,野心越大,失败的风险就越大。

这是布什政府不能仓促行事的最大原因。

从以上分析可以看出,击败侯赛因只是“第三轮反恐行动”中的第一场战斗,几乎是最容易的战斗。随后的“重绘民主地图”是一个艰难的开始。

在中东,派系混杂,人民长期遭受独裁统治,要建立一个亲美国的世俗民主政府,需要坚定的意志、丰富的财政资源,甚至牺牲生命。美国人民愿意承担政治、经济和生活的三大成本吗?布什还没有向美国人民解释中东长征的代价。他只想找个理由派兵,然后通过“战争”来凝聚公众舆论。然而,国内经济疲软,反对声音越来越大。在国外,除了英国和以色列,美国可以说是独自为战争做准备。

熟读“孙子兵法”等中国古典名著的美军将领和政治领导阶层应该明白“兵凶战天空彩票与你共行 挂牌危”,一旦发动对伊拉克的攻击,会不会激怒海珊动用一切力量与武器和美军一决生死,进而如中情局所分析,升高恐怖份子袭击美国本土的风险?会不会引发中东更大规模的战事,恰好中了宾拉登的“计谋”,演变为“阿拉信徒与上帝子民”大战?仅以前者来看,海珊早就有备,要美军进入街巷战,把国土变为“入侵者的坟墓”,美国人民一看到同胞横尸异域,将作何反应?再从经济面看,美国国力虽然经过九零年代最长时间又大规模的成长,变成地球唯一超强,能够单独负担中东战事和政治整顿多久?恐怕也是个未知数。读过《孙子兵法》等中国经典著作的美国军事将领和政治领袖应该明白,“激烈战争的日子空彩票将与你同在危险之中”。一旦发动对伊拉克的袭击,萨达姆·侯赛因会被激怒,动用他所有的力量和武器为美国军方的生死而战,从而增加美国中央情报局分析的美国大陆遭受恐怖袭击的风险吗?它会在中东引发一场更大规模的战争吗?这场战争碰巧被本拉登“欺骗”,并演变成“真主的追随者和上帝的子民之间的战争”?单单看前者,侯赛因早就准备好让美军进入街头战争,把这个国家变成“入侵者的坟墓”。当美国人民看到他们的同胞死在外国时,他们会作何反应?从经济角度来看,尽管美国的国力在20世纪90年代经历了最长、最大的增长,但它已经成为地球上唯一的超级大国。它能独自承受中东战争和政治整顿多久?恐怕这也是一个未知数。

此外,美国资本主义在过去两年被企业欺诈者“吃掉”后,仍在一场罕见的危机中挣扎。

这些都是布什政府在进入第三次反恐战争之前必须考虑的因素。

发表评论